首页 >> 行业信息 >>  正文
明晰数据权属 健全数据交易机制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移动总经理郭永宏谈大数据产业如何可持续发展
作者:管理员    日期:2018/03/20 字体:

    新时代,大数据所代表的不仅是重要的技术变革,更是战略性资源。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强调,推动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加快完善数字基础设施,推进数据资源整合和开放共享,保障数据安全,加快建设数字中国,更好地服务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

    今年两会,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做大做强新兴产业集群,实施大数据发展行动。深入开展“互联网+”行动,实行包容审慎监管,推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广泛应用,新兴产业蓬勃发展,传统产业深刻重塑。

    “建议国家明确数据交易监管部门,从数据权属、交易标准和交易监管机制三方面加大投入。”全国人大代表、重庆移动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郭永宏告诉记者,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关大数据的内容让他十分振奋,他建议,明晰数据交易法律权属、制定数据交易标准规范、完善数据交易监管机制,进而提升大数据交易活跃度,促进大数据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市场增速稳定 潜在危机显现

    据统计,2015年,我国大数据市场规模已达到98.9亿元,同比增长30.7%;2016年,市场规模增速高达45%,超过160亿元。预计至2020年,我国大数据市场增速稳定。“然而,数据交易过程中潜伏着隐私安全危机,缺乏统一的数据交易标准,尚未建立完善的数据交易监管机制,这些已成为影响大数据产业进一步加速发展的制约因素。”郭永宏告诉记者。

    郭永宏认为,目前,大数据交易面临着法律风险。他举例说,有关法律解释中规定了非法获取或出售50条以上个人信息,以及违法所得5000元以上等均可入罪。“但是,包括《网络安全法》在内的法律法规并未对什么样的信息或数据会被认定为具有‘个人可识别性’进行详细界定。”他认为,这将导致个人信息与非个人信息的边界模糊化,个人信息的潜在范围无限扩张,法律适用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

    在数据交易标准方面,郭永宏认为,国内目前还没有任何机构和组织制定跨区域、跨行业的大数据交易标准,各大数据交易平台的交易规则也存在差异,存在适用范围小、分类不明确、可操作性不强等缺陷,并不具备在全国范围内的大数据交易平台进行推广和实施的条件。

    此外,数据交易监管机制尚未建立,“我国大数据交易还处于探索阶段,尚未形成完善的数据交易监管机制。”郭永宏认为,鉴于大数据交易本身存在较高风险,更需要一套严格的监管机制,明确政府和企业各自的权责,保证数据交易安全,方能保障大数据产业的长远健康发展。

    法律规范并行 完善监管机制

    郭永宏认为,对于大数据产业目前面临的制约因素,可以从明晰数据交易法律权属、加快制定数据交易标准规范和建立完善的数据交易监管机制三方面加以努力。

    “数据权属是保障数据交易合法性的前提条件,在交易中,数据权属认识差异会导致数据交易合法与非法边界不清,个人隐私泄露或引发知识产权纠纷。”郭永宏表示,我国现有法律并没有对数据的归属作出明确规定,这就导致我国大数据交易在实践中面临着产权不明的法律风险。

    他建议国家尽快明确数据交易的权属。一是区分个人信息的人格属性与商业属性,划分个人信息商业利用的法律边界;二是明确有关单位在履行职责或提供服务过程中合法、必要时采集个人信息的标准,防范和遏制手机应用软件、电商平台等过度采集个人信息的不正当行为;三是在一定条件下赋予企业对合法采集形成的匿名数据享有权益;四是明确规定数据交易主体的权利义务,明晰大数据交易合法与非法的边界,打击大数据黑灰产业。

    在加快制定数据交易标准规范方面,郭永宏认为,当前,大数据市场并未形成一套统一严格的交易数据格式、交易管理方法等标准体系,数据交易处于自我约束或各平台自行探索的状态。“标准化是规范大数据交易的最佳方式,也是打通跨区域、跨行业之间数据交易的前提。”郭永宏表示。

    他建议国家尽快制定统一的数据交易标准。一是建立数据交易标准化体系,推动大数据架构、开放格式、访问接口、管理技术等通用标准的研究,建立通信、金融、医疗、教育、交通等重点领域行业大数据应用标准;二是规定数据交易平台的权利、义务及职责,建立防范数据交易信息安全风险的运行机制。

    谈到如何建立完善的数据交易监管机制时,郭永宏表示,政府在明确数据开放基本原则之后,行政监管在推动数据交易与保护个人隐私之间如何平衡,监管规则如何落实到具体应用案例等方面都尚无先例可循,只能立足于现实,根据我国基本国情进行自主创新,制定具有中国特色的数据交易监管机制。

    郭永宏建议国家从四方面尽快建立完善的数据交易监管机制。一是在数据交易中,政府应明确自身角色定位,在其权力、职能、责任范围内,积极推动大数据交易发展。二是要充分发挥政府引导作用,对于不合理的商业活动予以纠正,对于重要交易制度,应召集各方利益群体开展听证,确保交易规则的公平合理。三是政府推动建立行业自律机制,鼓励通信、金融、医疗、教育、交通等重点领域制定行业自律规范。四是政府建立数据交易监管系统,对交易平台、活动、会员、对象进行实时记录,创造大数据交易平稳健康发展的生态。

    来源:《人民邮电报》